您所在的位置:闽侯新闻网 >> 综合新闻 >> 正文

外婆家的白龙江

http://www.mhnews.com.cn  2019-08-09 10:04:26   来源:闽侯新闻网    【字号

  我的外婆家在福州市南部,是在福州海峡国际会展中心附近。过去是个风景优美的小村庄。阡陌纵横,河网密布,一眼望去,尽是满眼青翠的菜田,一条小河弯弯曲曲在田野间穿梭环绕,它就是我梦牵魂绕的白龙江,我的童年很多时光在此度过,留下许多美好回忆,至今难以忘怀。

  白龙江不大,也不长,她一头连着闽江,一头像一条蚯蚓一样,越过田野,穿过村庄,深入到我外婆所居住的村,在白龙江的尽头有一座庙,供奉着白龙王子。外婆家就座落在白龙江边,是一栋不大的,但又是福州地区农村最常见的木板房。前门进去是前厅,穿过厅是后厢房,后厢房下面是一个不大的厨房,拉开厨房大门栓,推门出去就能看见白龙江。门外是一条由鹅卵石和青石板铺就的小路,由于长年人在上面走,路面已被磨得非常光滑了。沿小路往左走,就能看到一棵大榕树,静静立在白龙江边。这棵树好大,好几个人手拉手都围不拢,茂密的树冠像一把巨大的撑开的绿色伞盖罩在外婆房屋上方,无数的气根像维族少女小辫子,垂在江面上,往右走就能看到白龙庙,在白龙庙前有一座由青石铺就的石桥,走过石桥前面就是一垄垄绿油油的菜地连绵不断伸向远方。平时人们到对面菜田劳作,就要穿过这座历史悠久的石桥。榕树、青石桥、鹅卵石小径、木板房以及眼前这条弯弯曲曲的白龙江,构成福州地区农村最常见的风景。

  每当夜幕降临,外出劳作的人们,牵着水牛,扛农具收工,他们会在白龙江边洗手、洗泥腿子、洗农具,给水牛饮江水,尔后回到各自家中。不一会儿,他们又会三三两两,端着饭碗,踱到白龙江边大榕树下,有的坐在榕树旁的石凳上,有的会爬上榕树凸出部坐在上面,开始享受晚餐。给我印象深刻的是,他们左手掌端着一个大碗装着米饭,左手拇指、食指、中指扣着一个小碟,里面放着蔬菜、咸菜等几样小菜。一个左手能自如拿着一个大碗一个小蝶的确不容易,那时大碗比现在要大得多。他们一边吃着饭,一边谈论白天的趣事,劳动心得。每天晚上,榕树旁能聚集十几个大人,小孩在此吃饭。这个情景一直萦绕在我眼前,久久不能忘怀。跟现在孩子谈论此事,他们都不能相信。

  童年时,家里穷,母亲经常携女带儿投奔到外婆家“蹭饭”,短的一住十几天,长的有一二月,特别每年农历 “七月半”期间,更是我们回到外婆家大快朵颐的日子,印象非常深刻。每年“七月半”很热闹,此时农忙已过,家家户户忙着准备过节,外婆家对这个节日非常重视,每年这个时间节点,家里就忙着打扫房屋,清洗门板,洗刷被褥,杀鸡宰鹅,准备祭品,开始祭祀活动。此时亲戚朋友,七大姑八大姨都会聚集到外婆家来,吃吃喝喝、打牌、聊天。这时适逢我们小孩放暑假,母亲就会带着我和好几个姐妹直奔外婆家,我们一到外婆家,就会和表兄妹一起跑到白龙江边玩,有的钓蟛蜞、有的玩捉迷藏、有的钓“白刀”鱼。傍晚白龙江涨潮,外婆会沿着鹅卵石小路,满江边寻找我们,生怕我们发生意外,我们大多数在太阳下山后,才会放下玩耍,依依不舍地回家。

  童年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二件事,一是钓白刀鱼,二是钓蟛蜞。白龙江平时水不多,比较浅,但生活着许多小鱼小虾。平时最多的是河滩边石缝里的小蟛蜞,但最出名的是“白刀鱼”,福州本地人也叫他们为翘嘴,正式学名为翘嘴红鲌,是一种凶猛的肉食鱼类。它行动迅猛,善于跳跃。此鱼平时生长在闽江里,只有涨潮时,它会跟着潮水窜入白龙江。白龙江随闽江潮汐,早晚涨一次潮。涨潮水时,潮水气势汹汹往江里灌,看着潮头一路奔腾而来,白龙江水一下子涨上来,很快就会满起来。一些小鱼就会跟着潮水头,一路上闯进白龙江。像“白刀”这样的鱼喜欢跟着潮头水进来觅食,潮头水冲到哪里,它们就会跟着到哪里。河里小鱼小虾以及河边草丛中昆虫啊什么小生物,看到水淹来,会跳起来或跑开来,这时“白刀”鱼就会跳起吞食。退潮时,鱼儿们也会跟着潮水退回闽江去。真是“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”,村民们充分利用“白刀”鱼的特性钓它,每当涨潮水,有的人就会拿着钓竿到白龙江边蹲守,我们小孩子也会跟着大人去学钓“白刀”鱼,他们钩上昆虫,小虾等诱饵,静静坐在江边的石凳上,看见潮水远远奔腾而来,冲着潮头一甩手,把钩甩出去,如果潮水中有“白刀”鱼,它们就会“嗖”一下窜上来抢食。渔人抖一下钓竿,一条活蹦乱跳的“白刀”鱼,就会呈现在眼前。每次涨潮,都会有人收获,我们小孩有时也会钓上一二条鱼,那时经常有人钓上一、二斤重的“白刀”鱼,有次还钓上一条五六斤重的鱼。这种鱼鱼肉紧实,味道异常鲜美,剖肚去鳞,放上几根葱,猛火清蒸十分钟即可食用,味道好极。现在人们买到的“白刀”鱼大多数是网箱养的,鲜味、肉质差多了。

  白龙江河滩边上的石缝里,生活着许多小蟛蜞,但也有长着一双红钳子的大蟛蜞。每当涨潮时,它们会成群结队爬回石缝里躲起来,退潮后,蟛蜞就会陆陆续续爬出穴居的石缝,到河滩上觅食,退潮后,河滩上留下许多被潮水冲到河滩中的残渣剩菜等,这些东西都是蟛蜞爱吃的东西,这时候大小蟛蜞也都会倾巢而出,成群结队爬出,大大小小爬满河滩。它们不断用前足将食物裹住往嘴里塞,嘴上不断吐着泡沫,两钳不断地挪来挪去。这时是钓蟛蜞的最佳时机,我们会约上几个小伙伴,带上钓具,兴冲冲来到江边,其实我们的钓具很简单,一根细竹竿,一条线,饵料大多数用线绑着比小拇指还小的咸萝卜干,也有用细铁线穿着小蚯蚓。右手拿着竹竿,左手提着用布缝的长口袋(那个年代没有塑料袋)。我们主要目标是钓长有一双大红钳的蟛蜞,把饵料放在洞前或它的跟前,轻轻提着竿,上下不断翻动饵料,这时蟛蜞经不住诱惑,就会用一双大钳紧紧抓住饵料,等它抓住后,只要轻轻提起来,这时它不会轻易放掉了,提到半空中,左手提着长口袋,伸出接住,一只大蟛蜞就会入布袋中,一上午可以钓一、二斤,好的三、四斤。

  回来后,我们就会把几个有红大钳的蟛蜞养着玩,其余统统清洗干净,放入白酒、酒糟腌制,做起蟛蜞酥、蟛蜞酱。

  时间如白驹过隙,40多年时间一晃而过。福州南部开发建设如火如荼地进行。儿时梦中的白龙江早已淤塞了,外婆家也开始拆迁了,外婆已经仙逝多年。一望无际的田野菜地上早已建起高楼大厦,大马路四通八达,儿时美好回忆只能永远留在记忆中……

  (作者 畴川里人 )

相关新闻